首页 > 城建频道 > 正文
“国粉”是怎样炼成的?
2022-03-29 17:38:29来源:咸宁新闻网责编:韩东林

  1、两届奥运会,潮起中国风

  多少年后,当后人总结中国制造强国、引领世界的光辉历程,恐怕绕不过两届北京奥运会的成功举办。

  如果说2008年北京奥运会是中国第一次向全世界自信、从容地展示自己,并萌发了“国潮运动”的兴起,那么2022年简洁而震撼的冬奥会,无论是100%国产的巨屏、雪车、声光电,还是全民疯狂的冰墩墩、雪容融,抑或冬奥村细枝末节的科技、精工,运动员们装备上的龙虎生风,都正式宣告着一股新的“科技+设计+文化”的中国潮迈向世界。

  如果说十年前的国潮1.0,还主要集中在服饰、食品、日用品,七八年前国潮2.0扩展到手机、家电、化妆品,那么今天,国潮3.0已经发展到大国科技、文化、大健康……十多年来,这股国潮逐渐从Z世代到扩展成全民共识,从网红、形式到本质、内涵,从日用消费品到“中国制造”全品类,越来越广泛、深刻、扎实。

  其中,大健康作为新国潮3.0的重要部分,日益受到消费市场和资本市场关注。而奶粉,作为事关祖国下一代的基础性产业,更是亿万家庭、社会上上下下关注的焦点。

  少儿强,才可能有中国强。以飞鹤为代表的一代代负责任的乳业人,始终坚信、坚守,踏实、创新,才会有2020年的国产奶粉市场份额一举超越进口品牌的国潮大逆转。其中,飞鹤市场占有率稳居第一,成为名副其实的“国粉”。

“国粉”是怎样炼成的?

  2、浪潮与潮涌

  人们往往只看到浪潮,忽略浪潮下的时代潮涌。而每一股令人振奋的国潮之下,都是天时、地利、人和的漫长积累。

  十年前,国产奶粉还处于漫长的恢复期。除了代购、电商,国人还跑到香港、甚至漂洋过海到日本等周边国家抢购奶粉,引发这些地区或国家民众的愤怒和激烈反对,他们针对中国(大陆)人,纷纷制定限购政策,令国人无奈又难堪不已。

  彼时,国内市场也比较混乱。2016年,国内有109家婴幼儿配方奶粉生产企业,平均每个企业有20个配方,再加上70 余个海外企业通过各渠道成立的1000多个奶粉品牌,共有约3000个海内外奶粉品牌汇聚在中国市场。其中,很多企业贴牌代工生产,实质配方内容并无差异,造成市场鱼龙混杂、良莠不齐,进一步打压消费者的信心。

  标准是引导产业发展的指挥棒。2016年6月,号称“史上最严”的《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注册管理办法》出台,严格规定一个工厂最多只能申请注册3个系列、9个配方,且5年有效期届满后须重新申请注册。对企业的研发和生产实力提出更高的要求,直接导致部分中小企业选择放弃注册或寻求兼并。

  2021年5年期满临近,正当许多奶粉企业准备喘一口气,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又颁布新国标。新国标的亮点,一是制定了高于欧美国家标准的婴幼儿奶粉新国标,并充分考虑我国婴幼儿生长发育特点,在蛋白质、碳水化合物、微量元素以及可选择成分等部分作出了更明确的严格规定,要求根据婴幼儿月龄提供更精准的营养元素,二是明确了“二次配方重新注册”。这些,意味着中国奶粉行业新一轮的品质升级及优胜劣汰阶段到来。

  优秀企业往往是更高标准的推动者。但优秀企业和企业家往往又是孤独的,其孤独往往体现在先于潮流的洞悉和坚守。

  譬如,早在国产奶粉企业愁云密布、出路无门的2012年,飞鹤就选择收缩回鹤乡、坚守一流品质。

  如果问,中国奶粉产量最大、最优质的区域在哪里?很多人恐怕会想到内蒙古、新疆,但答案,其实是黑龙江。2021年,黑龙江奶粉产量36.27万吨,占全国总产量的37.03%。而“鹤乡”齐齐哈尔,又是黑龙江奶粉生产企业中最闪亮的明珠。

  齐齐哈尔位于全球食品界“神秘的北纬47°线”上。这条线贯穿北美和欧亚大陆,从美国威斯康辛州的“乳牛之州”,到日本北海道的蜜瓜,再到阿尔卑斯山脉的黑松露、俄罗斯的优质小麦,世界上的好食材总是挑着这条线长。

  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中长寿、隐逸的象征,白鹤也深谙其道。“齐齐哈尔”为达斡尔语,本意就是“边疆,天然牧场”之意,因其独特的气候、土壤、光照条件,及以扎龙湿地为代表的湿地生态系统,吸引了规模最大、种群最多的鹤类聚集。而“飞鹤”品牌,也正由此而来。

  当前,天时、地利,叠加国产奶粉品质的稳定升级,消费者信心的不断增强,国产奶粉品牌正不断收复失地。其中,飞鹤已陆续收复一线市场,北京市场的占有率已位居第一,2021年三季度开始,在广东市场的排名也上升到第一。

  未来,随着三胎开放及相关激励政策的陆续推出,行业集中度的不断提升,以飞鹤为代表的国产奶粉头部企业将逐渐进入一个“慢牛”的新阶段,上升空间依然巨大。

“国粉”是怎样炼成的?

  3、六十岁,正年轻

  每一股国潮后,都有几家基石型制造企业。譬如华为之于科技国潮,李宁之于时尚运动国潮,海尔卡萨帝、格力之于家电国潮,它们用专注、坚守、精工,及不断的创新,改变着一个个行业,推动着一股股时代潮涌。

  一代投资宗师巴菲特就对这种类型的企业青睐有加。他看重的多半是传统行业中并不那么“性感”、但其实是基础行业中的基石企业。原因有二,且经久不衰——第一,它们有突出的核心竞争力,尽管不断被挑战,但始终难以被超越;第二,它们依托于核心业务和核心能力,与时俱进,不断创新,有机增长。

  秦朔老师在对基石型企业研究中指出,相比商业史上大部分昙花一现的企业,这些基石型、长寿企业还有两个关键概念:一个是“Mr.No”,即企业要有战略定力,在纷繁多样的机会面前敢于当“说不先生”;另一个是“profit from the core”(从核心中盈利),即企业的利润只有从核心业务中来,才是可靠的、可持续的。

  奶粉企业,也许并不如高科技、互联网企业“性感”,但却是一个民族繁衍、生息、强大的基础性行业。事实上,一旦做到头部,坚守责任,有机发展,会比一般行业的企业更容易成为百年企业,也更容易成为基石型企业。

  飞鹤乳业,诞生于1962年,至今已六十岁。放眼中国,六十岁、且依然活跃的企业有多少?除了少部分央企、国企,恐怕屈指可数。

  飞鹤从诞生起,就一直专注于中国宝宝的体质和母乳营养研究。它是“三聚氰胺”事件中没有质量问题的少数企业之一,2013年在美中概股遭遇大寒潮,飞鹤也是坚守价值、主动退市的少数中国企业,直至2019年在香港重新上市。

  正是基于对基础性行业中基石型企业价值的坚定,企业才敢于对资本市场“Say No”,正是基于企业对“世界一流”的永恒追求,企业才会对行业潜规则“Say No”,并主动关闭其他区域工厂回归“鹤乡”,对简单的追求市占率“Say No”。飞鹤这个低调、坚韧的“Mr.No”,堪称今日“国粉”潮的基石。

  锚定世界一流的企业价值,飞鹤不断创新,建设了婴幼儿奶粉行业第一条完整的全产业链。早在2006年,飞鹤就开始筹建自己的牧场,“那时候行业内都觉得飞鹤疯了”。此后十余年时间,飞鹤从源头牧草种植、规模化奶牛养殖,到生产加工、物流仓储、渠道管控,乃至售后各环节建立起全程自主可控的全产业链,将“基石价值”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。

“国粉”是怎样炼成的?

  4、一罐奶粉里的先进制造

  夯实核心能力,还远远不够,企业要成为基石,更要与时俱进,不断创新。

  当人们说起“先进制造”,想到的恐怕是大国重器、芯片、新能源之类。事实上,像奶粉这样的强基型产品,同样蕴含大量的“先进制造”基因。

  飞鹤董事长冷友斌1989年毕业于上海应用技术大学食品专业,第一份工作就是在飞鹤的前身——黑龙江赵光农场乳品厂担任技术员,直至副厂长、厂长,他也为飞鹤牢牢打下科研、创新的基因。

  2009年至今,飞鹤科研、技术团队共承担了25项国家及省级重要科研项目。其中国家级重大科研项目17项,占比为68%,覆盖母乳研究、产品研发、关键原材料的研究与开发、规模化奶牛养殖技术创新、原料奶检测、信息化等方面,取得了一系列关键研究成果。

  2020年,飞鹤获批设立博士后科研工作站。2021年,飞鹤与北大医学部合作设立“北大医学-中国飞鹤营养与生命健康发展研究中心”,双方计划在中国母乳研究、肠道菌群、代谢组学、全生命周期营养等前沿领域,开展更为深入的研究,并通过产学研融合,以科技创新引领行业发展,共同推动学术创新与中国飞鹤的可持续发展。

“国粉”是怎样炼成的?

北大医学-中国飞鹤营养与生命健康发展研究中心揭牌仪式

  众所周知,越到细微处,科研难度就越大,科技含量就越高。目前,飞鹤已形成“中国母乳谱系研究”“CHMP中国母乳计划”两大技术线路,并诞生了数十项国内及国际前沿研究成果。正因其长期的科研坚持、无数科研人员的辛勤努力、大量的科研经费投入,才能锻造一罐世界一流的奶粉。

  飞鹤先进制造的第二个亮点,在于全业务、全流程、全触点的数字化。

  飞鹤是中国第一批启动全面数字化转型的制造企业。2018年,飞鹤首先从新零售、泛电商、智慧物流、智能办公等领域推进数字化。继而,从销售端、办公端推进到生产端,再从生产端扩展到供应链。

  在飞鹤牧场,每一头牛犊都有自己的“身份证”和记录着详细信息的“出生证”,它们什么时候投喂、免疫、转群,系统都有详细的任务单。牛成年后,除了身份信息,脖子上还会套一个“项圈”,内含芯片,记录着牛每一天的进食量、活动量、反刍、进入挤奶位时间、奶量等详细信息。挤奶位上,牛的挤奶也全部实现数字化自动挤奶,挤出的奶通过速冷冷排系统,温度瞬间降至2-4°C保鲜,并自动导入奶仓。

“国粉”是怎样炼成的?

  更关键的是奶粉生产环节。这个环节,以往不管如何管理,依然依赖人工,各种元素的搭配、各种配方的组合,哪怕是一个高度负责、拥有充足经验的工程师,也不能保证不出错或完全杜绝偏差。其中,配料不足还可以调整,而一旦配料超标,就需整批次销毁,损失巨大。

  在飞鹤,实现数字化后,这个环节所有配料、传输、投放等程序全部实现数字化、自动化,真正杜绝了偏差,杜绝了风险,确保品质不打折扣。

  全面数字化,也成为飞鹤再次腾飞的关键一步。

  相比变化迅速的快消、科技、电子等行业,奶粉这样关系深远、国家强监管的国民基础性行业,飞鹤这样的基石型企业,更需要讲究长期主义。也许它永远无关“风口”,永远都难以“性感”,但坚守、稳定、创新,或许才应该是他本应有的姿态。

  正如飞鹤“永进无潮”的企业价值观——不追逐潮流,锚定世界一流,按照自己的既定步伐,踏踏实实、与时俱进地做好制造、服务好国民,才会有真正的“国粉”,每一股“国潮”下,其实都有这样低调、稳健、长期积累的时代潮涌。

  他们,值得被看见。

  (作者:刘睿敏)

  

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

1、“国际在线”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。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,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独家负责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市场经营。

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国际在线”的所有信息内容,未经书面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。

3、“国际在线”自有版权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“国际在线专稿”、“国际在线消息”、“国际在线XX消息”“国际在线报道”“国际在线XX报道”等信息内容,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)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。

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,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不得超范围使用,使用时应注明“来源:国际在线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、媒体、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、使用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。否则,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,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(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、诉讼费、差旅费、公证费等)全部由侵权方承担。

4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国际在线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丰富网络文化,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5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,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。